【韩叶】关键词

没错这是一个迟到不知道多久的高考全国卷1

有很多私设

然后凑不要脸在 @爻落 生日那天放出来,假装生贺

私设如山

OOC我的锅

能接受以上再往下

关键词选取:美食,共享单车,长城

『好好爱自己,就有人会爱你,这乐观的说辞』

第十一赛季,霸图夺冠,韩文清退役。

韩文清退役的消息,是叶修从电视上看到的。他看着电视里的韩文清,平淡地宣布了自己的退役,就和他以前的每年说一如既往,明年再来的神态一样。

叶修知道,韩文清不舍得霸图,不舍得荣耀。

叶修也知道,韩文清已经在慢慢退步,他是忍受不了的。

韩文清退役了,第一赛季的所有选手都已经全部退役了。

叶修想着,露出一个微笑,自嘲道,“下次聚会,要坐到退役的那桌去了啊。”

此时正是夏休期,苏沐橙正在叶修B市的家里玩,听了之后,笑道,“叶修哥,你啥时候也会这么感慨了。某人退役了,你要抓紧机会哦。”

叶修一脸无奈,说,“喂喂喂……”还没有说完,就听到电脑发出滴滴滴的声音,叶修看着右下方熟悉的头像闪动,心里一跳,在苏沐橙暧昧的眼光的注视下点开了。

大漠孤烟:叶修,我打算来B市旅游,已经订好了机票,明天出发。

君莫笑:哟,这么想哥呢。

大漠孤烟:……

君莫笑:住我家吧有空房。

叶修一脸懵逼的看着神助攻苏沐橙快速的敲击着键盘将这条消息发出去了,道,“我家还有空房?”

苏沐橙露出一个微笑,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事实上我明天就要走了你是不是忘了?”

叶修看了看电脑下的日期,想起来苏沐橙要去找云秀玩,来叶修之前就跟叶修说了。

又和沐橙唠嗑了一阵,叶修假装无意识地瞥了一眼电脑。

大漠孤烟:好。

这个小动作被眼尖的沐橙发现了,她拍了拍叶修的肩膀,道,“我的叶修哥,把握机会啊。”

说完,便蹦蹦跳跳地哼着歌,进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叶修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奈道,“你就这么想把哥给卖了啊。”

『幸福的样子我感觉好真实,找不到形容词』

叶修也不是很清楚,他是怎么和韩文清一起走在北京的街道上。

只记得当他赖在床上不肯起床的时候,他暂时的同居人,霸图的前任队长一把把他拉起来,说要去逛逛B市。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B市的巷子里。

估摸着大约9点,巷子里面叫卖声已经盖过了韩文清和叶修偶尔的交谈,古老的地面配合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似乎也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提出想去看看B市小巷子的韩文清看起来兴致缺缺,很久没出门逛街的叶修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街边的东西。

他跑到旁边的卖糖葫芦的小摊儿,指着最顶上的山楂糖葫芦道,“大爷,给我来串儿这个。”

大爷一脸笑呵呵地望着他,慢慢地取下叶修所指的糖葫芦,用纸细细地将串糖葫芦的棍子包好,递给叶修,道,“小叶子,好久不见了。后面那个是你的朋友吗?给他也来串糖葫芦吗?”

叶修笑道,“好啊。”

韩文清看着欢快跑过来的叶修,接过他手里的两串糖葫芦,道,“叶修你鞋带散了。”

韩文清拿着手中的糖葫芦看着叶修弯下腰,低下头寄鞋带。等他系完鞋带,两人一人一手糖葫芦,并肩走在巷子里面继续挑挑选选。

韩文清看着前方正在和卖家耍赖砍价的叶修,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说实话,叶修算不上一个好的B市导游。韩文清看着对面那个大口吃着杂酱面的人,心想。

杂酱面跟想象中的味道差不多,比起其他地方的,面倒是要更劲道一点。对面的叶修吃的满脸酱汁,韩文清脸黑了一下,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包纸放在了叶修的盘子旁边。

叶修吃完碗里面的最后一口面,毫不客气地拿起那包纸擦了擦嘴巴,顺便吐槽道,“没想到老韩也有如此体贴人的一面啊。”

韩文清面无表情,倒是转移了话题,“吃东西都不注意点。”

叶修将纸揉成一团,丢在一边,怼道,“哥是那种注意形象的人吗?”

韩文清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当作默认。起身拿起钱包向收银台走去。

叶修一看,连忙追上去,在韩文清掏出钱包之前立马付了款。对上韩文清诧异的眼神,叶修挑了挑眉毛,道。

“哥请客。”

『有一种踏实,当你口中有我名字』

“好久没出门,这里有这么多小黄车呢?”叶修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看着街边的共享单车愣了一下。

韩文清瞥了一眼叶修,道,“你是多久没出来了,共享单车车都不知道。”

叶修一脸无奈,摊了摊手,“没办法,太久没出来了。诶,老韩你干什么?”

只见韩文清用手机扫码解开了其中一辆双人共享单车的锁,将车拖出来,拿纸将座椅擦了擦,向叶修挑了挑眉。

叶修马上懂了韩文清的意思,在这诡异的压迫下第一次忍不住倒退一步,“老……老韩,咱就别骑单车了吧。”

韩文清拍拍座椅,挑眉,坐上前排的座位,道,“我带你,我好久没骑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毫无意义的斗嘴之后,叶修叹了口气,默默坐上了后排的座位。却忽略了韩文清眼睛里面一闪而过的笑意。

刚坐上双人单车,还抱有一丝新鲜感的叶修还跟着韩文清踏几下玩玩,过了几分钟之后,玩累的叶修就开始叫苦不迭。

“哎哟,骑单车怎么比走路还累啊。”

“我骑,你又没骑。”

“谁叫你要骑车的!”

“谁知道你这么缺乏锻炼!”

骑着骑着,不知不觉骑到了河边,那是B市最出名的河之一。B市处于偏北的中心地带,又经常缺水,那大大小小的河流便是B市人民的日常用水的来源。

远远看见河的韩文清放慢骑车的速度,到了共享单车停放点便停了下来,将车放回停车点。

被韩文清从车上赶下来的叶修,静静地看着忙活着给共享单车上锁的拳皇,笑道,

“这样可真不像是荣耀里的拳皇啊。”

给车上好锁的韩文清站起来抬头,迎面向叶修走来,冷哼一声,

“说的好像那个不会骑车的人像斗神一样。”

难得被噎住的叶修只好瞪着和他对视的宿敌,转身丢下一句,

“走了,回家了。”

回家啊。

韩文清心想。

差点忘记来B市目的是什么了。

走到家门口,韩文清停下了脚步,叶修走了几步之后听到后面脚步声停了,便也停下来回头看他。

他们就这样隔空对望着,夕阳从云中透出丝丝残光,正巧打在两人中间的位置。他们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望着对方的样子,坚定,而又温柔。

他们在对方眼底,看到了一句话,仿佛十年前就该说出口的一句话。

“叶修,我喜欢你。”

“韩文清,我喜欢你。”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释然,一丝激动,还有很多很多的喜悦。

有些话不说,是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有关感情的话不说,可能就会错过一辈子。

“回家吧。”

“好。”

『时间在消逝,我们的故事开始』

叶修站在舞台上,笑吟吟地看着韩文清,笑道,“没想到你也有紧张的一天啊。”

韩文清穿着白色的西装,精美的裁剪展示出了他因为经常锻炼而健壮的身材。脸上的神情比平常更严肃,结果被叶修当场挑明是因为紧张,眉头不禁皱地更加厉害了。

舞台后方的屏幕,播放着十季以来叶修和韩文清对战场面。

燃。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这个剪辑的话。

嘉宾席上的叶父看到叶修举起那一座座奖杯时,好像看到了当年同样热血沸腾的自己。看到韩文清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向正在说悄悄话的韩文清、叶修二人,露出了微笑。

视频播放完毕,司仪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交给二人。

“韩文清先生,你是否愿意与这个男人共度一生?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叶修先生,你是否愿意与这个男人共度一生?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我愿意。”

接着,他们拥抱,亲吻,伴随着亲友的祝福。他们携手走向了一个新的起点。

『这是第一次,爱一个人爱的如此慷慨又自私』

讨论蜜月地点的时候,韩文清想都没想,就选择了B市。

无论叶修如何说B市怎么不好,怎么环境差,韩文清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腿上玩自己手机的人,说,

“常回家看看吧。”

这话不像韩文清能说出来的话,搁在平时可能差点把叶修逗笑。叶修沉默了一会,说,

“好。我们回家。”

B市,叶修的家乡,二人告白的城市。

其实说到底没有什么特别好玩的,大多经典旅游景点都是古色古香的老建筑,两个宅男对这些东西也说不上有什么很大的兴趣。

在家里呆了几天,叶父实在忍不住,大手一挥,叫韩文清带叶修明天去爬长城,美名其曰锻炼身体。

于是韩文清就把呆在家里快要发霉的叶修给拽出来了。

长城较高,台阶也挺陡的。即使是淡季,也不乏有许多外国游客慕名前来。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那远远望不到镜头的烽火台,接下韩文清已经拧开了的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说,

“不行了,我累死了。”

韩文清将瓶盖拧紧,放入包中,说,“那我们休息一下吧。”

叶修听完,立刻靠着城墙平复呼吸,待缓过来,就开始吐槽自家老爸,

“你说他干嘛要叫我们出来啊。在家里玩荣耀不好吗?”

韩文清道,“估计是怕你在家里发霉了。”

叶修反驳道,“才不会发霉呢,我每天都有洗澡!”

……

正当韩文清在和叶修斗嘴的时候,一个外国男人,朝着他们俩走来,问,

“Are you Ye Xiu ?I was attracted when I saw you play Glory.”

叶修朝韩文清挑了挑眉,像是在挑衅。

韩文清却只是不动声色地将手臂搭在叶修肩上,假装没有看见他那挑衅的眼神。

粉丝要了叶修的签名,准备要合照的时候,被同行的伙伴叫走了,他只能遗憾地走开了。

叶修拍了拍韩文清一直搭在他肩膀上面的手,无奈道,“他走了,可以放下来了。”韩文清的手紧了紧,道,

“走吧,我们继续爬长城。”

叶修摇了摇头,笑道,

“真是不坦率啊。”

『你是我的关键词』

结婚后某日

“诶诶诶,老韩,要高考了吧。”叶修从家里报箱中拿出订阅的报纸,一边碎碎念着走到沙发坐下,翻到高考版面,似是很关注高考这一件国家大事。

韩文清走上前,弯下腰,将头抵在叶修的肩膀上,顺势摸摸了摸叶修的头,说,

“你又没有参加过高考,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关心国家大事啊。”

叶修瞥了眼韩文清,道,“哥这不是为了我们D的小辈们着想吗,看看这次出的难不难,我没考过不代表我没有学过啊,哥初中成绩可是一等的。”说着便翻到高考语文版面,道,

“写中国关键词诶。老韩,你的关键词是啥?”

韩文清轻笑,在叶修的耳边小说了些什么,只见叶修的耳尖泛红,回过头去,和韩文清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一吻完毕,叶修望着韩文清的眼睛,道,

“我也是。”

韩文清的十一年给了霸图, 他看着霸图队员一点一点的进步,他积蓄力量,只是为了夺得冠军。

叶修的八年给了嘉世,两年给了兴欣,他经历了嘉世的由盛转衰,之后独自拉起一个战队,经历了从神坛跌落最后又被封神。他的所作所为,也不过只是为了冠军那两个字而已。

可是他们遇见了,斗神和拳皇在赛场上打过无数次。十年悲喜交加的记忆,仿佛历历在目。

他们的人生概括起来,不过就四个字而已。

荣耀与你。



END

评论(4)
热度(92)
© 夜寒静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