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果】酒酿团子 01~03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ooc有,私设有。

一个写的超级烂的古风。

之后可能会有几句话韩叶

能接受以下。





01

兴欣客栈老板娘陈果今天迎来了一个客人。

一个客人在客栈中出现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每天兴欣客栈会迎来数以万计的客人。

可是这个客人有些不一样,他是负伤而来,一进门就急急忙忙地找陈果问药。

陈果见此,便招呼着其他闲着的员工,一起来处理这个客人的伤势。

包子和唐柔是陈果的得力帮手,虽然包子有时候思维跳跃,唐柔有时候倔起来可怕,但摸爬滚打这些年早已懂得如何明哲保身,唐柔有时候仗着自己和陈果情似姐妹,还偷偷跟陈果说什么时候需要注意。

虽是如此,面对伤者也绝对不含糊,陈果检查了一下包扎情况,点了点头,让包子领他进入一间空房休息。

趁着两人走远,唐柔悄悄地把嘴巴贴近陈果的耳朵,轻声道,“果果,此人满脸胡渣,所带武器也很高端,你可要小心。”陈果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却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对于陈果来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有人比她更懂生命的宝贵了。而对于那个伤者,陈果的简单止血包扎,仿佛雪中送炭。

魏琛上药接受包扎的时候,眼睛扫视了一圈店内的装潢,心想,“还蛮不错的嘛,就是小了点儿。”叹了口气,无奈的吐槽叶修选择的地方确实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

魏琛因为药效到了,包子给他准备的房间有暖炉,一阵困意朝着魏琛袭来,魏琛在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02

这一觉,便睡到了天亮。

魏琛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四肢,瞥到自己那受伤的被白布包住的脚腕,耸了耸肩。刚想起身,一阵腹痛,才想起自己一夜没吃东西,自己胃病又犯了。

于是开始喊店里面的小二,想给自己叫份吃食填饱肚子,叫了半会都没人应答。魏琛不免有些生气,一手支撑着床沿,一手扶着店家昨天好心放在旁边的拐杖,缓缓起身。忍痛走了几步,门开了。

“公子,别乱动,想着你大伤未愈,就今早擀了新鲜的面做吃食,这才晚了点。”陈果边说,边连忙上前,扶着魏琛坐到旁边的凳子上,从唐柔手中接过一碗面,稳稳地放在桌子上。

魏琛饿了,连声谢谢都没有说就立马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陈果看着他那像饿了几天的模样,心疼起这个人了。她轻声道,“公子……你可以慢点吃的。”

魏琛从碗里面抬起头来,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角的汤汁,豪放地说道,“老板娘不用客气,叫我老魏就行!”陈果点点头,也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内心却百转千回,思考着是怎样的仇家能把一如此豪放如此真性情的男子伤成这样。

一碗面汤汁见底,魏琛吃撑了,很给面子的当着两位美女的面打了个饱嗝,陈果和唐柔掩面偷笑。被两个女子这样看着,魏琛难得红了脸挠了挠头。却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问道,“老板娘,唐小姐,你们这儿可曾来过一个叫做叶修的人。”

陈果点点头,道,“叶修啊,来过的。之前吃我们的酒酿团子还因为不胜酒力差点醉过去呢。”

魏琛哈哈大笑,嘲讽到,“这家伙酒量还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

唐柔一听,问道,“魏公子和叶公子认识?”

魏琛点点头,试图压下那忍不住的笑意,道,“是啊,老叶让我来这里等他。”

陈果眉头一跳,问道,“为啥来兴欣等啊?”

魏琛眼珠子转了转,岔开了话题,“因为他说这里的酒酿团子好吃。”

陈果果然因为这句话心花怒放,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笑着拍拍魏琛的肩膀,道,“那中午就吃酒酿团子吧,我亲自给你做!”说完便笑着推开了门,和唐柔一起走出去了。

03

魏琛等陈果走后,长舒一口气,心里痛骂叶修,“这个老叶,说这里有宝藏让我等一等他,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这里是有宝藏的样子!”

魏琛环顾四周,没见到任何一个可供藏匿的地方,他只能叹气,等待陈果给他送吃食,看能不能套到什么话。

等了一会,魏琛有些不耐烦,他深吸一口气,闻到那醉人的酒香,他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气。醇酒的香味勾的魏琛流出口水。老板娘推门进来,将装着酒酿团子的碗放在桌上,再将藏在身后的醇酒拿出来,道,“实不相瞒,我这里有几坛好酒,包子和罗辑他们都酒量不大,一喝就脸红,我看着之前你提到酒酿团子的那股馋劲,就擅自把酒带给你了。”

魏琛哈哈大笑,接过酒坛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干脆地一口喝完。他对这坛酒赞口不绝,连连说道,“好酒!好酒啊!”魏琛看着面前的酒酿团子,用勺子舀了一勺,一口咬下,桂花的清香在酒的醇香中肆溢,他惊讶地给陈果竖起大拇指,一边比划一边又往嘴里面塞了一个。等魏琛把团子全部咽下去之后,这才说上一句话,“老叶推荐的果然真棒。”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的,严肃地对正在收拾餐具的陈果说道,“老板娘,我能在这里当小二吗?”

陈果一愣,公式化地回复道,“我们不缺人手。”眼神却死死地盯着魏琛那只受伤的脚。

魏琛略微遗憾地摇了摇头,“只是我现在不好动弹,身上银两也不多,这个破伤耽误了我的行程,我想在兴欣多待几天,免费吃白食固然不好,给你打会工也算是给了银两了。”

陈果听完,一拍桌子,当机立断同意了魏琛的说法,并强烈谴责了那个给魏琛造成伤害的人。魏琛低头忍笑,暗中夸赞了自己的演技之后,先面无表情地假意推脱着老板娘安排的房间,后感激流涕地感谢老板娘的好心。看着陈果义愤填膺地拍桌,滔滔不绝地控诉那些传说中不愿收留魏琛的养济院,魏琛心里却思考着那传说中的宝藏。


TBC

|ω・)打TBC真是不容易啊

评论
热度(20)
© 夜寒静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