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烟火

谢谢我家馅儿!!!!清早起来看到生贺被惊喜到了呜呜呜呜呜呜呜!!!!烟火大会什么的很甜了好不好!!!

酒酿团子桂花馅:

给发发 @夜寒静 的生日贺文
小仙女生日快乐!!!
白天要赶路,只能修仙写2333好在赶上了!
小学生文笔,有微双花,有ooc
说真的这种少女漫情节放在他们身上居然不觉得违和,也是很惊讶了(x)
————————————————
        “日本的衣服真是奇怪,我老觉得凉飕飕的……”
  “那是你太瘦了。”用力勒了一下腰带确认结系紧了,韩文清看着叶修身上明显没被撑起来显得松松垮垮的衣服皱起了眉。
  “没办法,天生吃不胖。”
  你还挺得意——面无表情地拿出手机钱包等物品装在袖子里,韩文清想了想,又拿出钱包抽出几张票子塞进叶修的袖子。
  “零花钱?才这么点儿,韩队你联盟工资最高的土豪人设要崩塌了。”叶修拍拍他的肩。
  韩文清没理他的贫嘴,又确认一遍没有东西落下了之后就开了门,叶修自讨了个没趣也没生气,乐呵呵地跟在人后面也走了出去,还没忘记带上门。
  走到楼下,几个同样穿着浴衣的青年或坐或站聚在角落,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在交谈,甚至还有个人颇为兴奋,看上去已经接近手舞足蹈的境界。
  “你们动作倒快,”叶修走过去,对着那个亢奋中的人背后就拍了清脆的一巴掌,“少天乐啥呢?”
  “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个混蛋很痛的知不知道!把尊贵的剑圣打坏了你赔得起吗赔得起吗?”黄少天差点跳起来,先是嚎了两声,然后立刻不计前嫌地把叶修拉过去勾肩搭背哥俩好,“刚刚老板给推荐了几家店说是当地特色,特别有名,我跟你说我想着好久了,这次一定要去吃!”
  “知道了知道了,口水擦擦。”叶修嫌弃脸。
  “苏沐橙楚云秀呢?”张新杰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沐橙说不会穿浴衣,我让老板娘去帮她们了,应该快了。”叶修在跟黄少天大战三百回合中还抽空回答了他。
  话音刚落,旁边的走廊里就走出了两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姑娘。
  苏沐橙本就生的好,楚云秀也不差,此刻更是被颜色鲜艳的浴衣衬得明眸皓齿袅袅婷婷,旅店老板娘应该是特意给她们化了个淡妆,难怪需要的时间比预计的久了很多。
  美丽的事物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的,张新杰也没计较差点误了出发时间的问题,见人都到齐了,手一挥,一群人施施然就走出了大门。
  夏末时节,夜晚的风不再那么闷热,稍微带了一丝凉爽,徐徐的吹过来。一群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左边是河堤,右边是一大片茂盛的草地。河水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银色的光,偶尔能看见一座桥,倒映在湖水里,被微风吹的打起了皱,左右摇动着扩散开去,又慢慢回复平静。抬头看是黑色的天幕,上面密密麻麻挂着银点,有些亮的惊人,比起旁边那个大圆盘来也并没有逊色多少。有心要找出一个星座来,却因为数量太多,分辨不出刚才数的到底是哪一颗而宣告放弃。蛙声四起,此起彼伏从不间断却奇异的不会让人感觉烦躁。一切都是夏夜的美好模样。
  “还好最后定在这个地方,城市里可看不到这样的风景。”张佳乐仰头看星星看得脖子酸,想了会儿,他翻出手机拍了张照,一片黑上面闪着几个白色的点,点开联系人列表第一个发了出去。对方回了他一串点,他笑着把手里扔回袖子里。
  “是啊,大城市里还有被认出来的风险,那就别想好好玩了。这里的空气真舒服,李轩大大干的不错。”楚云秀想伸个懒腰,碍于服装的束缚不能舒展到最大,最后只能意思意思小幅度抬了下手臂。
  国家队世邀赛夺冠,冯主席大喜,大手一挥给批了一笔经费,国家队得到了公费度假的机会,却在去哪儿这个问题上犯了难,没有人想出去人挤人。最后自称旅游达人的李轩拍了板,信誓旦旦地保证人肯定少景肯定美,一群人将信将疑,到了地方之后才知道此言不虚。
  李轩定的地方是一个乡下小镇,不属于热门旅游地点,胜在幽静,当然景色也不输于旅行社宣传册上的那些图片。住的酒店也是很温馨的家庭式温泉旅馆,人少,老板夫妻热情淳朴,一群人住的舒舒服服,愈发庆幸选对了地方,把李轩夸的不甚惶恐。
  韩文清是自费跟着来的。当时听说国家队要出国度假,他就找上了冯宪君,理由是想听战队顶尖成员分享国际比赛经验,增加战队之间的友好交流,冯主席想了想,准了。真实的原因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好像听到声音了,”苏沐橙做了个侧耳倾听的动作,“走了15分钟,应该快到了吧?”
  “应该是那边。”方锐指了指一个方向,众人望过去,小山的树木缝隙中透出柔和的红色和橙黄色光芒,映得那一整片都喜气洋洋,细细的听,有隐隐的鼓乐之声传来。
  众人加快了脚步,等到了山下,纵使在各种动画、游戏和照片中见过数次,也还是会被震撼得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红色的鸟居上面挂着红色的灯笼,明亮的光顺着台阶一路从山脚延伸到山上,拾阶而上,身处于前往神明所在之地的道路,仿佛全世界的光都聚集在这里,却又不刺眼,只是温和的闪烁着。
  到了上面,热闹的景象也让人眼前一亮。小镇虽小,这祭典却是办得丝毫不失热闹。到处都是红色的灯笼,正对面的神社前搭起了一个舞台,有红白裙的巫女摇着铃铛跳神乐舞,鼓乐之声便是从这里传出来。再往前点,各色摊位井然有序地排列着,捞金鱼射击射箭套圈等等传统游戏一个不少,还有的摊位上面摆满了食物,刨冰关东煮大阪烧炒面的香气勾引着肚子里的馋虫,让人恨不得马上去大快朵颐一番。
  那边黄少天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出击,喻文州笑了笑跟众人商定了汇合时间,一句解散刚出口,黄少天欢呼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几样小吃的名称就奔了出去,顺带拖走了自家队长。苏沐橙和楚云秀去逛饰品摊,李轩张佳乐方锐几人嚷着比赛捞金鱼,张新杰跟去监督,唐昊孙翔不屑与之为伍,拉着周泽楷肖时钦去打枪,王杰希去看表演,一群人瞬间散开,只剩叶修韩文清两人站在原地没动。
  叶修四处望了望,瞅瞅身边不知道为啥有点不自在的韩文清,蓦地就笑了。
  “你这一脸严肃的,老韩,不嫌弃的话,陪哥逛逛呗?”
  当然不嫌弃,哪能嫌弃,韩文清迈开步子作为回答。两人随意的在各个摊位中间晃悠。有时候碰见感兴趣的东西叶修会上前去仔细看,也零零碎碎买了些饰品纪念品什么的,韩文清猜测那些是要带给兴欣众人的伴手礼,当然是老板威逼着买的还是叶修自己想起来买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买完东西,叶修手里就拿着几个小袋子,揣着袖子继续和韩文清毫无目的地穿过一个又一个通道。
  并肩而行真的是个特别美好的词语。
  韩文清并不是第一次和叶修并肩行走,过去的十年里他们也曾数次一起出去吃饭,一起走出选手通道,但没有哪一次会像现在这样心情忐忑又诡异的充满平和。年少的心里只记得他们是对手,是宿敌,认真的研究对方的每一场比赛,殊不知在意越积越深,一个眼神,一个笑,甚至一句垃圾话,都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最终泛滥成灾。叶修退役,本以为难以再见,但这时候他就走在自己身边,只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韩文清难得飘忽,迅速回神,一会儿的功夫,身边的叶修就不见了踪影。人群拥挤,他果断转身往来路走,没走多远就看到叶修左手举着两个红彤彤的东西,右手在衣袖里掏出一张湿巾来。
  叶修一抬头就看到韩文清的黑脸,笑着走过去。“沐橙说这个好吃,看到就买了,”递过去一个,“据说苹果糖是幸福的味道来着。”
  韩文清翻个白眼,倒也没拒绝,接过来拆了包装啃了口,酸酸甜甜的,是小女孩喜欢的味道。叶修倒是咔嚓咔嚓啃的欢,在南方这么多年他的口味也被同化了,吃到甜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像个开心的小孩子。
  韩文清蓦地想到第二赛季期间,有一次叶修比完赛晚上跟着霸图几个人去撸串,半路走丢——那时候叶修还没手机,他折回去找,这个人站在路边,手里举着两串铁板鱿鱼,看到他,也是笑着递了过来,说“来一串?”
  记得当时自己没看到叶修迷路后惊慌失措的表情还有点惋惜,结果人一边啃鱿鱼一边看傻子一样的看他,告诉他走丢了乖乖待在原地等人来找是每个幼儿园老师的谆谆教诲。
  “反正你肯定会来找我的,”少年眼睛映着路灯的光,晶晶亮,又重复了一遍,“老韩你肯定会来找我的。”
  韩文清又啃了口苹果糖,突然觉得苏沐橙说的其实没错。
  “不行,太甜了,牙疼,”叶修吃完一整个苹果糖,觉得牙齿都快被黏在一起了,“对了老韩,几点了?”
  你不是吃得挺开心。韩文清看了看手机,“快八点,怎么?”
  “沐橙说八点有花火大会,让我一定要看。”叶叶修伸了个懒腰,烟火大会什么的,他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女孩子就是喜欢这些东西,非说和喜欢的人一起看能在一起什么的,老年人不太懂这个浪漫啊。”
  韩文清不置可否。
  “老韩你今天有点闷啊?不乐意和哥说话?”
  “不是,”果断否认,只是论及真实原因,他也有些无法开口。
  “恭喜夺冠,”思考了一会儿,韩文清干巴巴的开口,“比赛打得很漂亮。”
  这倒是真心实意的称赞。看过比赛的所有人都会为中国队精湛的技术、缜密的战术、灵活的应对惊叹。
  “难得你也会夸人。”叶修笑起来,“不过这可夸错了,我就是个负责喊666的咸鱼,是他们打得好。”
  选手发挥出色,领队的功劳绝对不小。十年对手,以韩文清对叶修的了解,自然看得出那些战术里很明显有着叶修的影子。国家队队员们的小毛病多多少少得到了改正,技术都有提高,叶修功不可没。
  这个人总是这样,波澜不惊的,明明有资本傲慢,却从来不会这样做,顶多就是用垃圾话把人嘲讽到跳脚,抓狂过后感觉到的并不是生气,而是透过垃圾话露出来的亲近。
  叶修的衣领因为之前的动作有些敞开,韩文清皱着眉帮他整理了一下。叶修仿佛感觉到韩文清的局促,也不再用语言挑拨他。他们两人现在坐在一个观景台休息椅上,人不多,周围没有树木遮挡,是个看烟花的好地方。
  没过多久,第一发烟火咻的窜上天空,啪的一声炸开,宣告了花火大会的开始。
  烟火不断在高空炸开,各种形状,五颜六色的绵延成一整片,轮番上阵,整个夜空没有暗下去的时候。花朵一瞬间绽放到最大随后慢慢淡去,点点火星好像发光的浮尘漂浮在夜空中,演绎着一场盛大无比的绚烂。
  不管是什么东西,一定的数量累积起来,总能带给人震撼的感觉。比如照亮整个天幕的烟火,比如富士山下的樱花林,比如一望无际的草原和沙漠。
  又比如韩文清对叶修的在意,起先是小小的水滴,后来变成潺潺的小溪,再后来是宽阔的河流,一点一点汇聚到一起,累积再累积,最终变成深不见底的汪洋大海。从在意到喜欢,从喜欢到爱,每一个过渡都是聚沙成塔,虽缓慢但终究不会改变方向。
  韩文清转头去看叶修。叶修头略微昂起,盯着天空目不转睛。微风徐徐吹动他柔软的发梢,盛放的烟火落在他的眼睛里,白皙的皮肤上好像有一层朦胧的光晕,嘴角微微上翘,整个侧脸显得柔和无比。
  他给自己打了打气,终于在一声震耳欲聋的烟花爆炸声中大声地说了句什么。叶修并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原来的样子在看烟花,估计是周围太吵没听见。韩文清倒也不失落,他本就没想过一蹴而就,早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他相信自己的拳头够硬,足够破开叶修的重重防御,把那份爱意捣进他心里。
  看完了花火大会,叶修还有些意犹未尽,两个人慢悠悠的从山上下来往集合地点走,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感叹着花火大会真的是不负其名,完全对得起其知名度。
  “哎呀呀,看来这些东西还真是买对了。”
  快走到地方的时候叶修突然话锋一转,莫名其妙的发了句感慨。韩文清递了个眼神过去表示疑惑。
  叶修拎起手里的袋子朝韩文清晃晃。“我人都要被霸图队长带走了,再不带点礼物,老板娘怕是要拆了我这把老骨头。”
  韩文清脑袋当机了两秒,迅速反应过来他的那句话叶修是听到了,还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溜了他一路,脸瞬间黑了一层,恶狠狠的瞪住叶修。
  “哥等你这句话可等了挺久了。难得韩大大今天少女心爆棚,哥就谦让一把,满足一下你。回去哥去Q市找你玩儿啊,记得洗干净恭候大驾。”叶修见他脸色越来越黑,迅速说完抬脚就溜,乐呵呵地往正在朝这边挥手的苏沐橙走过去。
  韩文清吸了口气慢慢吐出。平静了下心情也跟在后面往那边走。叶修忘了件事,他们两个住同一个房间,算账不用等到回国,今天晚上就可以好好说道说道。
  不管怎么说,韩文清在心里列了张计划表,回去第一件事,怎么都得先添置一套洗漱用品了。

评论
热度(94)
© 夜寒静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