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安】Anniversary


用英文当标题显示自己的高逼格(划掉

给自己lof除草(划掉

喜欢这对这么久了从来没写过,写的不好见谅w,是超级短小的小甜饼~( ̄▽ ̄~)~

今天和平常的每一天都一样,一样的准时起床,一样的出门晨练。张新杰心想。

但今天又不太一样,温暖的阳光洒在被子上,把被子晒的暖暖的,在这个转凉的天气下,躺在被体温温暖过的、暖烘烘的被子里面,连张新杰都有点不想起床了。

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枕边刚好7点的闹钟,张新杰在响铃的第2秒立马把它关掉,这个小声音却立马让依偎着张新杰的安文逸下意识地就弹了起来。张新杰看着好笑,轻轻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说,“小安早。”

安文逸刚因为自己下意识的弹起感到难为情,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却又迎来了一个早安吻,结结巴巴地说,“前辈早。” 虽然每天早上的早安吻已经成了张新杰和安文逸生活的日常,但是每次安文逸都会还像刚开始交往时那样脸红。看着脸色变得越来越红的安文逸,张新杰只是笑笑,决定不逗他了。找到眼镜,穿上霸图的队服,张新杰一边收拾,一边跟小安说,“霸图那边有个会议要开,我要早点过去。你可以再睡会。”

安文逸点点头,想躺回床上却又睡不着,也下了床,说道,“我睡不着了,正好明天兴欣有个报告要交,我还有一点材料没有写完。”

张新杰点点头,表示了解,又叮嘱了一番,这才出了门。



张新杰和安文逸双双退役之后,一个被经理诚挚的邀请说动了,当上了霸图的教练;一个退居二线,帮助关榕飞管理公会。虽然职务不一样,可荣耀是他们生活之中永远不会改变的话题。有时候两个人还偶尔开玩笑,说对方不仅是伴侣也是敌人,但以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公是公,私是私,谁规定不能和敌人谈恋爱呢?况且用敌人概括他也完全不准确,两人心想。

当张新杰面对会议偶尔走神的时候,安文逸也面对材料焦头烂额。当张新杰对战术侃侃而谈的时候,安文逸也在奋笔疾书。他们在不同的地方,为同一件事情奋斗着:为了荣耀。

这便是张新杰和安文逸的日常生活。

但今天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张新杰看着桌子上的百合,面露难色。不是说他不喜欢花,这没有署名的花经过他推测应该是爱慕他的人送来的。只有可能是霸图内部的人,因为霸图戒备森严,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张新杰脑内飞速地运转着,排除了一个个人选。想了会,霸图的人知道他和小安在一起的人也就是那些老人了,张新杰作为一个已婚男士,收到爱慕者的花理应退回去,但是经过缜密的思考,张新杰却选择将这花留下来。路过的张佳乐一脸好奇,“哪来的花?百合诶?小安送的吧。”张新杰点点头,说,“应该是的,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与此同时,安文逸一脸震惊地看着办公室里面的玫瑰,迎来了各种人的揶揄,方锐不嫌事大地拍拍他的肩,“小安啊,新杰要哭了啊。没想到你这么抢手。”安文逸无奈苦笑,摊了摊手,没有回答。心里却想,要是被自家那位知道了,指不定要刨根问底到什么时候呢。

刚巧路过的前室友乔一帆看到呆在门口一直没有进门的安文逸觉得好笑,用手在他眼睛前面晃了晃,待安文逸回神才说,“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张前辈送的呢?”安文逸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打开了手机的日历,看到上面今天的标记:结婚纪念日。

安文逸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却想起自己好像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给张新杰,这时,正在想事情的安文逸被手机突如其来的震动给吓到,差点没拿稳手机,上面的短信清楚地写着:

安文逸先生:

您好,你所订购的花已经安全送达。麻烦请给个好评。

xxx花店

安文逸突然想起自己前两周已经为即将到来的结婚纪念日激动不已,但最近公会的事情太多,荣耀给他带来的兴奋感让他暂时忘却了这件事情。

罪过罪过,要是让前辈知道自己预订了花但是自己却忘记了有这回事,可能这一周都下不了床。安文逸欲哭无泪。

为了装作自己一直记得这件事情,安文逸快速编辑着短信:

晚上一起吃饭。

短信回复的很快,典型的张新杰风格:

好。我预订了xxx酒店的座位。七点到那里集合。纪念日快乐。

今天果然和平时不太一样呢,张新杰看着桌子的花,笑了笑。

end

评论
热度(35)
© 夜寒静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